您的位置:吾愛文學網 > 網游動漫 > 田園福妃 > 第三百章 相認

第三百章 相認

作品:田園福妃 作者:滋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很快鄰居大嫂過來,輕云招呼郭媽媽把自己從家里帶來的胭脂送給她。

    “這可使不得,我不能要夫人的東西。”

    “大嫂拿著吧,你幫我做飯,又給張羅找郎中,我不能啥也不表現,你不拿我心里會過意不往的。”

    鄰居大嫂千恩萬謝收了東西,可以看出來她很愛好。

    “大嫂,有個人我想探聽一下,方卓方先生,他是本地人嗎?”

    “他不是我們這里的,今年三月份流浪到這里,是我們村黃郎中收留他,沒過幾天黃郎中過世了,方先生就接了他的醫藥箱。”

    宋輕云驚奇不已,“方卓來你們村的時候,他就會看病?”

    鄰居大嫂的臉“騰”的一下變紅,忸怩半天才說道,“夫人,實在我有做得不對的處所,方卓……他……他真的給孩子看病了嗎?”

    “大嫂的話是啥意思?”

    “前幾天村口的碼頭也有貨船過來,船上的小伙子患了風冷,也是請方卓給看的病,他給開的藥跟我家孩子得火癤子開的藥一模一樣,所以有人說他是騙子。”

    “那么生病的小伙子最后拿藥了嗎?”

    鄰居大嫂點頭,一臉詫異的說道,“喝了一副就好了。”

    “你家孩子的火癤子也治好了?”

    大嫂又點點頭。

    輕云從懷里取出方卓開的藥方遞給鄰居大嫂,“你看看,和我這張單子是一樣的嗎?”

    鄰居大嫂低頭看了好久,紅著臉說道,“我不識字,但是我數上面的字似乎是這么多字。”

    宋輕云哭笑不得,她又問道,“方卓來時的口音也是你們這里的方言?”

    鄰居大嫂忙擺手,“不不,不是的,他是后來變成這里的口音。”

    現在已經可以很明確的認定,方卓就是韓玄,至于他為啥假裝成不認識自己,恐怕也有難言之隱。

    謝過鄰居大嫂之后,慕青岙牽著豆寶的手回來,另一只里還拎著一些剛打來的海螺和小蝦。

    郭媽媽、阿福和錦娘一直生活在內陸,很少吃這種新鮮的海貨,吃的最多的就是碧水河里的鯽魚草魚,壓根就沒見過海螺和小蝦。

    宋輕云饞的直流口水,海鮮里富含各種營養,特別是小孩子,吃了能健腦和益智,所以她簡略的收拾了一下,給豆寶和阿霖兩兄弟熬了點海鮮粥,兩兄弟這才喝了小半碗重新睡下。

    閑下來,宋輕云把方卓的事情跟慕青岙說了一遍。

    慕青岙皺著眉頭,他們的想法一致,韓玄這樣做必定有他的原因,于是兩人決定夜里往訪問韓玄。

    探聽了韓玄住的處所,兩人趕到時,創造屋子里漆黑一片。

    房間簡陋破舊,與韓玄在楊家村的那間屋子如出一轍,只不過那間房固然破,但是收拾的干干凈凈,而這里簡直就是災難區,進夜看不見路,地上不時有東西攔住兩人,磕磕絆絆的,好久終于摸到房門。

    慕青岙從懷里取出一個火折子打亮,火苗跳動的瞬間,兩人已經把屋子里的大概看的一清二楚。

    韓玄并不在。

    搜遍全部院子都沒有看到韓玄的身影,恰好鄰居出來起夜,創造他家里有火光就壯著膽子詢問。

    “方大夫半個時辰前就離開了,他說鄰村有人請他往看病。”

    “你們要是往追的話,還能追的上,方卓眼睛不好使,估計這回兒還在路上呢。”

    鄰居好心告訴出村的路就回往睡覺,慕青岙把輕云送回家,交代素衣掩護好幾人,自己一人往了韓玄離開的方向。

    一夜宋輕云都沒有好好睡覺,她翻來覆往想不通,韓玄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機密?

    很顯然韓玄已經把她給認了出來,他匆匆促離開是不想與自己相認,自己就這么不得他的信任?大半年的時間,寧可在外面流浪也不回裕縣?

    到天亮時,宋輕云的精力頭仍然懨懨的,鄰居大嫂收了她的利益,就主動過來給她們燒水做飯,一會兒郭媽媽和阿福兩人,服侍輕云起來洗漱。

    剛走到桌前要吃飯,門口傳來急促腳步聲,素衣說道,“夫人,王爺回來了!”

    “怎么樣?”

    看到慕青岙一個人回來,輕云有些掃興。

    “沒有找到韓玄?”

    “找到了?”

    “他不愿意來?”宋輕云心中“咯噔”一下,急切問道。

    “是的,他說自己犯了點事,不想拖累你,就隱姓埋名在此落腳,只是沒想到會碰到你,當時他震驚的差一點就露出破綻。”

    宋輕云一聽更加賭氣,“他還真把自己當外人啊?我是那種怕麻煩的人嗎?”

    慕青岙笑到,“他自己也沒想到你會有靖王爺這么壯大的靠山,不然早就相認了。”

    “那他人現在在哪里?”

    “既然犯了案就往官府結案,以他性格,假如人生有這樣的污點不解決,他一輩子都活在擔驚受怕中。”

    “這樣行嗎?他得罪了誰?王爺不陪他一起往縣衙?”

    慕青岙沉聲道,“他在蘇州被謝家陷害,不得已躲到湖廣兩地。當時李掌柜和程管事還認為他往那里訪問老友,實則他不想給兩人招來殺身之禍而撒的謊。”

    啊?

    宋輕云情緒起伏不定,謝家到最后還是殺了程玉春,想必那時候他所做的一切,都在謝家的掌控之中。

    謝家真是太可怕了!

    慕青岙捏了捏她的手指,安慰道,“謝家是沖我來的,我不會放任不管,此地的縣令與我相識,我已經讓韓玄帶著我的書信過往,謝家最近風頭有所收斂,他們不會對韓玄趕盡殺盡。”

    到晌午時,韓玄著一身新衣回來,臉上的胡子全部刮掉,洗了臉,指甲也干干凈凈,這才是宋輕云認識的“韓管事”啊!

    主仆相認自是一番唏噓,韓玄把他離開蘇州的事情簡短的說了一遍,盡口不提他如何得罪了謝家。

    輕云想他還有些心結,就沒有一味地追問,也把自己大半年的經歷告訴他。

    聽說程玉春被害,韓玄忍不住抱頭痛哭,他與程玉春的情緒,就是異姓兄弟一般密切,況且程玉春的逝世多多少少與他有關,可以想象的到,他的心有多痛。

    主仆倆哭過之后,郭媽媽張羅著趕緊用飯,廚房小泥爐上熬的藥也好了,郭媽媽拿給幾人喝。

    宋輕云笑著問道,“韓管事,你還會看病?”

    “呵呵,夫人可別笑話我了,我之前被這里的郎中救助,他留了幾張藥方,我懂藥,大致懂得藥性,就隨便開了幾張方子,反正都吃不逝眾人。”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推薦閱讀: 混沌八皇 北宋的無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萬界交易所 大唐圖書館 縱橫諸天的武者 諸天之最強主宰 諸天劇透群 鬼本無邪 鑄命師 道氣武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