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章 皇上已非當初的皇上,—我也非當初的我——尾聲

作品:《小狐妻

    子金的意思孟太妃明確,瞬間無語。

    潮水般喊殺聲漫天漫地撲將過來,皇宮已破,最后蘭猗的兵馬將承天宮圍了個水泄不通。

    大殿內忽然安靜下來,這是個太過敏感的時刻,所有大臣都在心里衡量著,就在長久窒息般的安靜中忽然有人爆出一句:“還不往大理寺請皇上回宮!”

    說這話的是曾大酉,蘭猗沒想到,誰都沒想到,竟然是他,只有他心里明確,當年是宇文家的天子棒打鴛鴦將他和沈墨心一對有情人分別,他固然做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宰,可是心里是恨著宇文家人的。

    他喊過之后,沈蓬庵帶頭響應,接著是審時度勢之后的朱淵漁,隨后群臣創造宇文家大勢已往,便明哲保身的異口同聲道:“請皇上回宮!”

    他們口中的皇上,已然是公輸拓。

    孟太妃還想開口,宇文偲偷著拉了下母親,他是早料到會有今天的,宇文家以假話以暴政霸占了百年山河,該還回往了,他重重一嘆,頗有些無奈道:“請皇上回宮!”

    他是宇文家目前最有氣力的一個,他如此說,別人更無異議。

    于是以太宰曾大酉為首,群臣浩浩蕩蕩的來到大理寺,張純年早做了安排,大理寺正門大開,監牢亦是把門敞開著,群臣到了之后,人太多,就由張純年、曾大酉、沈蓬庵和部院之人進往,其他的都留在門口守候。

    走過長長的黑黢黢的走廊,來到公輸拓的那間牢房前,見他正坐在稻草上,一動不動,似乎在等候什么。

    身為獄卒的楚臨風將牢門打開,張純年率先而進,朝公輸拓緩緩跪了下來,道:“臣等恭迎皇上回宮。”

    公輸拓微微一笑。

    隨之是曾大酉和其他臣子:“臣等恭迎圣駕回宮!”

    公輸拓抬抬手:“各位愛卿平身。”

    他語氣淡淡,絲盡不見大仇得報大業得成之后的興奮,仿佛這一切他已經歷經了許久似的淡然。

    楚臨風過往把他攙了起來,而同來的沈蓬庵手里捧著的是蘭猗親手縫制的龍袍,一干臣子動手給他穿著齊整,然后簇擁著他走出監牢,一步步走向大牢門口的時候,公輸拓面色安靜,心坎卻是翻江倒海般,漫長的十多年他付出了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今都過往了,但他不會忘記那十多年的心酸,為的是以后時刻提示自己,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做一個好天子,才干做一個長久的天子,他暗暗發誓從此后公輸家的山河便是萬民的山河,他是天下蒼生的天子也是天下蒼生的奴仆,他要讓公輸家的山河千秋萬代。

    出了監牢,外面的群臣早已跪伏滿地,山呼萬歲,響徹云霄!

    他昂然而立,俯視群臣,忽然創造不見蘭猗的身影,想著蘭猗大概在宮里等著他呢,亦或是蘭猗在宮里善后呢,他就揮手讓群臣起來,然后乘著龍輦回了皇宮。

    皇宮是他經常來的處所,并不陌生,可是這樣子再來,卻是感嘆萬千,而他回宮的第一件事就是問:“皇后呢?”

    所有人都知道皇后即是蘭猗,可是找遍了皇宮沒找到蘭猗,又找往公輸世家,仍然不見蘭猗,這個時候公輸拓感到不妙,派人翻遍全部京城就差掘地三尺,蘭猗,消散無蹤。

    坐在御座上的公輸拓不覺長嘆:“蘭猗,你為何也要功成身退呢?”

    ※※※※※※

    在尋找了一年之久后,公輸拓終于聽說有人創造了蘭猗的蹤影,他便御駕親往,騎了半天的馬,達到那里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

    “皇上,就是那里。”御林軍指揮史楚臨風指著那夕陽下的一座墳道。

    “這不是宇文佑的墳!”兵部尚書白馬西風愕然。

    “楚大人,你的人沒看走眼吧?”太宰沈蓬庵手搭涼棚看著。

    “是了,皇后失落那么久卻在這里涌現,實在是匪夷所思。”翰林院院正顧緯天道。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夕陽下,土墳后,忽然走出一個人,是個女人,她手中拿著掃把,開端沿著土墳的四周清掃,掃了一會子,她又將一碗飯一雙筷子放在墳頭,然后自己也端了一碗飯開端吃,一邊吃一邊遠看蒼茫暮色,西風烈,吹起她的亂發,即使是亂發遮面,公輸拓依然看出,她,正是自己苦苦尋找的蘭猗。

    公輸拓交代一句:“朕一個人過往。”

    拔腿往土墳那里走,九龍袍擦著荒草窸窸窣窣,他的心隨著那夕陽的落盡而越來越沉,蘭猗不肯與他同享榮華卻跑來這里陪伴宇文佑,這讓他很是不興奮。

    走的近了,蘭猗也創造了他,捧著飯碗的手抖了下,然后低頭持續往嘴里扒拉飯,他到了眼前依然視而不見。

    “跟朕回宮。”公輸拓盡量把聲音放輕放柔和。

    “不。”蘭猗只簡略一個字答復他。

    “為何?為了這個逝眾人?”公輸拓皺眉道,滿心的不悅。

    “為了還債。”蘭猗吃完最后一口飯,轉身往旁邊的一個茅草屋走。

    “你欠誰的債?朕擁有天下,朕來替你還。”公輸拓緊隨其后,彼此到了茅屋前,聽蘭猗吆喝著那些雞鴨鵝狗,再看蘭猗身上的穿著,儼然就是個鄉野村婦。

    蘭猗將手中的碗放在廊下一張小糙木桌上,然后走至一水缸旁,取下旁邊樹杈上掛著的一個葫蘆瓢,往水缸里舀了些水咕嘟嘟喝下,接著用衣袖抹了抹嘴道:“若我欠的是情債呢?”

    公輸拓一愣,所有的謎團在此時瞬間解開,固然不興奮,也還是盡量安靜道:“朕知道宇文佑愛好你,天下愛好你狐蘭猗的男人多著,你這輩子只恐償還不清,是不是打算用下輩子來償還呢。”

    蘭猗看著他,淡淡一笑:“天下愛好我狐蘭猗的男人多著,可是又有誰明知道我一直處心積慮的殺他,他卻在臨逝世之時仍然擔心著我的安危?”

    問罷,自己作答:“唯獨他一個。”

    公輸拓不知該說什么了,沉吟番,才問:“你陪了他一年,已經償還了所欠他的,隨朕回宮,朕需要你,皇兒需要你,咱們當初說好的,等朕成績大業,就重新娶你,給你一個美滿的婚禮。”

    蘭猗搖了搖頭:“皇上已不是當初的皇上,我也不是當初的我。”

    公輸拓茫然:“朕如何不是當初的朕呢?”

    蘭猗看向遠方,那里是宇文佑的宅兆,道:“當初皇上是仁愛天下的。”

    公輸拓拍著胸脯道:“朕現在仍然是仁愛天下。”

    蘭猗冷笑著:“皇上仁愛天下,獨獨不容他,人逝世為大,皇上竟然不準他的家人把他葬在京郊,以至于他的枯骨不得不促掩埋在此,皇上這是仁愛天下么?”

    公輸拓凝住。

    蘭猗卻反身走回屋里,隨手將房門關上,門里是她,門外是公輸拓,門里的她等著公輸拓的回復,門外的公輸拓沉默很久,終于緩緩抬起手,當當敲門。.</div>請記住小說小狐妻 最新章節 520章 皇上已非當初的皇上,—我也非當初的我——尾聲網址:http://www.rigouh.tw/52/52761/24383914.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