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情深似海

作品:《大隋風流

那太監連忙擺手道:“宇文大人,你來得可真是太不湊巧了!”

宇文述道:“難道陛下已經就寢了?勞煩公公代為通報,就說有十萬火急的事情要稟報陛下!”

那太監搖了搖頭,湊到宇文述的耳邊,小聲道:“不是陛下就寢了,而是陛下和皇后娘娘吵了一場大架!嚇死人了,現在誰也不敢靠近陛下和娘娘!”

宇文述大感奇怪,問道:“公公,陛下怎會和娘娘吵架?”宇文述這么問是有原因的,因為隋文帝和他的獨孤皇后也算是古代帝王家庭的模范夫妻了,夫妻兩個十分恩愛,隋文帝為了獨孤皇后竟然都沒有選幾個妃嬪,像宣華夫人這寥寥幾個,雖然身為妃子,卻也時常見不到皇帝。皇帝對于皇后可謂疼愛加敬畏,皇帝從未對皇后說過一句重話,因此此刻聽說皇帝皇后大吵了一架便令宇文述大感驚訝了。

太監看了看周圍,小聲道:“聽說是為了一位不久前進入皇宮的宮女,好像是姓尉遲的。陛下大宴之后寵幸了她,接過卻被皇后娘娘知道了,因此……”說到這,便沒說下去了。

宇文述明白了,雖然急于找張浪的麻煩,不過卻也不敢在此時拿這種事情去煩陛下了。朝太監道了聲謝,領著幾個兒子匆匆去了。路上,宇文述叫宇文化及派人去調查惹得宇文惠及枉死的那對母女的住處把她們抓來。宇文述滿腔怒火無處發泄,最終便要把這怒火發泄到那對母女的身上。

第二天辰時,張浪交了班,回到家中,一夜沒睡的他,洗了個澡倒頭進入了夢鄉。

而此時,皇宮里卻是亂做了一團,獨孤皇后突然病倒了,而且病勢來得極為猛烈。皇帝愧疚不已,趕往皇后寢宮探望。然而還在悲憤中的獨孤皇后卻讓皇帝吃了閉門羹。皇帝不敢用強,回到自己的寢宮,來回踱著步,心中十分不安。隨即叫貼身太監趙永帶人把那個叫做尉遲婉兒的宮女打入冷宮,趙永不敢多說什么,立刻帶人去了。不過趙永雖然率人將尉遲婉兒打入了冷宮,卻也沒有虧待她,錦衣玉食依舊令人按時提供,只是叫人看住尉遲婉兒不許她離開冷宮罷了。

到了中午時候,皇帝又來到獨孤皇后的寢宮外,堂堂皇帝,卻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這一回,獨孤皇后愿意見他了,皇帝大喜過望,歡天喜地地奔到獨孤皇后的床榻前。眼看原本氣色不錯的皇后竟然變得這樣一副病懨懨模樣,心疼之余,更是大為自責。其實像隋文帝這樣深情的皇帝也算是古今罕見的了。

“伽羅!”皇帝顫聲呼喚道。

獨孤皇后睜開了眼眸,面無表情地瞟了皇帝一眼。皇帝大為難受,一把抓住了皇后的手掌就往自己臉上狠狠地扇了一下,央求道:“伽羅,你,你原諒我吧!我已經把她關入冷宮了!我錯了!昨夜,我只是,只是酒后亂性,并非有意為之!”

獨孤皇后神情緩和了一些,道:“陛下,臣妾并非是出于嫉妒,而是為了陛下為了大隋天下著想!像那陳后主,便是因為迷戀美色,最終葬送了自己的江山!前車之鑒不遠,陛下怎可不引以為鑒!”皇帝頻頻點頭,一副頗為自責的模樣。

獨孤皇后看到皇帝這個樣子,心中不禁柔情涌起,反手握住了皇帝的手掌,道:“昨夜半睡半醒之際,臣妾突然想到了身后之事!”皇帝大驚,急聲道:“伽羅,你不可胡說!”

獨孤皇后微微一笑,嗔道:“你別說話,聽我把話說完。”皇帝立刻閉上了嘴巴。獨孤皇后眼望著帳頂,皺眉道:“你我也都老了,能在世上的時候不多了。陛下雄才大略打下這樣一個強大的帝國,那可是空前絕后的蓋世奇功啊!然則我們的繼承人是否能夠守住這分家業呢?我想,從古至今,只有不好女色重情重義之人才能成大功立大業,因此我們這份家業也只能交到這樣的人手中,只有如此才能令這份龐大的家業千秋萬載地傳承下去!勇兒雖然善良,卻被女色所迷,若將來大隋由他繼承,只怕,只怕會重蹈陳后主的覆轍。而廣兒,英明勇武,更難得的是不好女色,雖然貴為晉王,然身邊至今只有一個蕭妃,若大隋江山交到他的手里,定可守住這份家業,并且發揚光大!”

皇帝仔細聽著,頻頻點頭。

皇后看向皇帝,握著皇帝手掌的手緊緊握住,道:“陛下,你我年紀都大了,難保明天就遇到萬一,我以為應立刻改立太子以免不測!”

皇帝本來早就有了改立太子的念頭,只是被張浪的一番話說中了心事,因此遲遲未能決斷。此刻聽到皇后這番話,頓時下定了決心,點頭道:“伽羅為大隋千秋萬載考慮得如此周到,我怎能不照辦!”皇后放下心來,點了點頭。

皇帝雙手握住皇后的手掌,柔聲道:“伽羅,你好好休息,這些事我去辦就是了,你不必操心。”

“兄弟!兄弟!……”正在睡夢中的張浪被一陣陣的叫喊聲驚醒了過來。坐了起來,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張浪因為這幾天從午夜開始,一直值守到今天的凌晨,因此這幾天都沒有去參加朝會。

這時,賀若弼心急火燎地沖了進來。

張浪見狀,連忙起身,抱拳道:“大哥怎么這么慌張的樣子?”

賀若弼慌張地到:“不好了兄弟,皇帝陛下剛才在朝會上下令,剝奪了太子的太子之位,改立晉王為太子了!”

張浪不禁暗道:果然還是如此了!

賀若弼急聲問道:“兄弟,現在該怎么辦?”

張浪問道:“那太子現在怎么樣了?”

賀若弼知道張浪問的是楊勇,便道:“太子現在已經被貶為庶人,發往洛陽了!”隨即皺眉道:“我和許多大臣反對,可是陛下卻聽不進去!可恨越公、宇文述竟然齊齊污蔑太子,令陛下勃然大怒,本來陛下還不會立刻廢掉太子卻當庭下詔廢太子,而立晉王為太子了!”
本章已完成! 大隋風流 最新章節第67章 情深似海,網址:http://www.rigouh.tw/37/37466/67.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