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逃亡

作品:《仙路玲瓏

金雨拿出一瓶木還丹,倒出六粒丹藥,先給任娉婷三粒,然后自己吃下三粒開始閉目療傷。

任娉婷接過丹藥也毫不猶豫地服下,生死關頭能不能盡快恢復至巔峰狀態至關重要。

好在兩人的傷勢都不重,比起童一峰來恢復的快多了,不過一盞茶時間,兩人都睜開了眼睛,互相看了一眼,都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任娉婷有很多話想對金雨說,但她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可沒想到金雨先問了起來

“姐姐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童一峰到底為何要殺你父親?”金雨最想知道的就是這件事情,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必須盡可能地了解自己的敵人。

任娉婷國色天香的容顏上露出一絲凄然,凸顯出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她雙眸中的光彩暗淡了一下,然后,敘述了事情的經過

……

就在任凡樂被害的前兩天,任凡樂找到了他的女兒任娉婷。

“如果我死了,你就將這件內甲交給一個叫金雨的年輕人,他大概兩天后會來拿。記住,不要為我報仇,否則白白送了性命。”任凡樂鄭重地說道。

“爹,是誰要殺你?”任娉婷大吃一驚,臉色慘白地問道。

“不要問了,你知道的越多你就越危險。”任凡樂不想讓女兒知道。

“那我們為什么不逃走呢?”任娉婷不解地問。

“我中了丹蠱之毒,無論我逃到哪里,生死都在那人一念之間。”任凡樂苦笑著說。

“這個毒沒有解藥嗎?”任娉婷急切地問。

“沒有解藥,只有下蠱的人可以取出丹蠱。”任凡樂搖搖頭說道。

“我們去求巨海宗的童一峰大師也許能想出辦法吧…”任娉婷天真地說。

“萬萬不可!”任凡樂一聲大喝!

“啊”任娉婷被父親嚇了一跳。

“只有一種東西或許可以,但也只能讓丹蠱和他的主人失去聯系,而不能驅除丹蠱。”任凡樂緩和了一下語氣說道。

“是什么東西?”任娉婷眼前一亮。

“是龍血,哪怕只是一絲也可以。”任凡樂淡淡地說道。

“真龍之血?我們怎么可能得到?”任娉婷一聽就絕望了,仿佛從天堂直接被扔到地獄。

“不必真龍,只要含有一絲真龍血脈的妖獸之血都可以。比如龍血巨蜥的血液,就可以提煉出一絲真龍之血,這一絲龍血壓制丹蠱綽綽有余。”任凡樂嘆了口氣說。

“那我們去找龍血巨蜥!”任娉婷堅決地說道。

“傻孩子,我找了幾年都沒找到。即便是龍血巨蜥也是需要緣分才能碰上的。”任凡樂見了金雨之后,便知道自己和龍血無緣,也就不再強求……

任凡樂走后,任娉婷便守在窗口,日夜不停地監視著父親住的地方。

沒有人知道,任凡樂所住的木屋對面,那所看起來很氣派的宅子,是任娉婷的修煉之所。

任娉婷就躲在屋子里,觀察著每一個路過父親門前的人。等待著看哪個人會推門而入。

一天過去了,終于,任娉婷看到了一個認識的人走進了父親的木屋。他就是童一峰,任娉婷曾經在父親的住所見過一次。

難道是他?不大一會兒,屋子里傳來了一聲痛苦之極的慘叫,這是一種生不如死的痛苦,是丹蠱之毒發作!

童一峰!

原來是他要殺我父親!

我父親的丹蠱之毒也是他下的!

任娉婷感覺自己被浸泡在狂濤駭浪里,她的心象一根浮萍一樣上下翻滾,怎么辦?怎么辦?

她一遍遍地問自己:出去,就是死!不出去,這刻骨的仇恨將陪伴她每一分鐘,讓她從此再無寸進。

她喃喃地說道:我要報仇,我要報仇,我必須報仇,我必須報仇……

默默地念了幾十遍之后,她的信念越來越堅決!

我不能現在出去送死,那樣父親會死不瞑目。

我要拼命地修煉,直到殺了童一峰!

……

“姐姐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殺了童一峰。”金雨說完之后,雖然還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但看任娉婷情緒低落也不好繼續詢問。只是不知道由子旭和童一峰是什么關系?不過這都不重要了。

金雨知道現在還遠沒有逃離危險,只要巨海宗有一個元嬰修士過來查看,那自己二人就危險了。他駕著‘幻云紗’竭盡全力極速飛行,然后拿出東陽洲簡易圖又看了一番。

這幅地圖上的標記很簡單,只標注了各個修真國、十大宗門、以及東陽十大死亡禁地。其他如城市之類的一概沒有。

“我們現在去的方向有兩個修真國,一個是‘坭金國’,還有一個是‘巴汝國’,這兩個國家都是屬于巨海宗的。”任娉婷慎重地說道。

“噢,原來這兩個國家都是巨海宗的屬國,那我們去了豈不是羊入虎口?”金雨立刻改變主意,不能去這兩個國家,但也不能后退,那將死得更快。他將目光瞄向了兩個修真國中間的一片沼澤。

“將兩個修真國分開的這片沼澤,稱為‘萬足沼澤’,是有名的死亡禁地。沼澤里妖獸橫行毒蟲密布,但也有各級靈草天地奇珍,每年都吸引著無數人前去冒險。只是進去的人很少再活著出來。”任娉婷繼續說道。

“我們就去萬足沼澤!”金雨毫不猶豫地說道。他的理由很簡單,即便這兩個國家都是煉氣期修士,成千上萬個圍攻過來,兩人也得死;而萬足沼澤的妖獸應該是沒有人指揮的一盤散沙,即使都是筑基實力,也容易各個擊破。所以萬足沼澤看似危險,其實比那兩個修真國安全得多。

任娉婷不再說話,她知道這個弟弟雖然比自己小很多,但這種隨機應變的能力要強自己百倍,她只需將自己知道的東西都告訴他,然后等著他作出決策,自己照做就是了。

……

童一峰正在閉目療傷。

金雨二人逃走后,他并沒有急著去追趕,雖然他有把握追上并殺死二人,雖然他知道二人沒有了‘九轉神雷’就等于待宰的羔羊,但他仍然選擇立刻療傷。

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如果不立刻施展‘再生’神通,錯過了最佳再生時間,他的右臂就很難出來了!所以他放棄了追殺金雨二人的機會。

如果金雨還在這,肯定會吃驚之極,童一峰怎么會再生小神通?要知道能修煉出再生小神通的,只有神木宗的神木訣和金雨手里的《木系五行通神訣》,區別是神木訣只能修煉出一個再生神通,《木系五行通神訣》卻還可以修煉出大神通天眼通。

不過,雖然金雨沒看見童一峰施展再生小神通,但有一個人卻看得一清二楚。

童一峰面前,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紫袍老者,穿的和童一峰一樣的服飾,很明顯是巨海宗的元嬰修士。

看到童一峰正在療傷,這個元嬰修士并沒有打擾他。只是四處不停的打量這處戰場,推演著戰斗的過程。

不過是盞茶時分,盤膝而坐的童一峰,右臂處一陣“嗤嗤”聲過后,便從斷裂處重新出一個新的手臂,這個手臂的形狀和原來的手臂沒有任何區別,只是白皙的可怕。

童一峰看著自己這條新手臂,滿意地握了握拳頭,只可惜自己的修為從金丹巔峰回落到金丹八層。但這個代價絕對是值得的。

“歐陽漢蕭,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童一峰淡淡地警告說,并沒有因為對方是巨海宗宗主而有一絲恭敬。

“我只是來看看你是否需要幫忙而已。”歐陽漢蕭微笑著說道。

“如此最好!”童一峰說完就祭出一件飛車法寶,一腳踏上,飛車閃電般射向金雨二人離去的方向,這速度竟然比金雨的‘幻云紗’還要快一倍!

歐陽漢蕭皺著眉頭思忖了一會兒,便返回巨海宗去了。

……

“再有兩個時辰就到萬足沼澤了。”金雨說著,將那十塊化成灰的上品靈石碎渣清理干凈,又迅速地換上新的靈石,這已經是第三次換靈石了。

金雨始終保持著極速飛行,他知道童一峰絕不會放過自己。估計等童一峰療傷完畢就會追上來。而一個金丹巔峰修士操控飛行法寶的速度,絕對比自己的‘幻云紗’要快得多。
本章已完成! 仙路玲瓏 最新章節第三十九章 逃亡,網址:http://www.rigouh.tw/3/3570/39.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