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花老大

作品:《我不是靈寵

    如意軒二樓最東頭的一間雅間里,正臨窗站著一位年輕男子,怔怔地看著窗外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當秦掌柜拿著那株藥草叩響房門時,年輕男子才從發怔中回過神來,收回一直看著街面上的目光,回應了叩門聲。

    “進來!”富有磁性的聲音聽起來竟似讓人雌雄莫辨。

    秦掌柜推開門,對著男子恭敬地施禮后,才急急地走上前雙手遞上藥草:“公子,您看這個!”同時將樓下剛發生的事簡要說了一下。

    男子將藥草拈在修長白皙的手指中看了片刻,再湊近鼻子聞了聞,終于一改剛剛低沉的壓抑的聲音,爽朗地笑出聲:“將人帶來!”

    秦掌柜退出,急匆匆下樓去喚寶珠。

    雅間內,那男子仍拿著藥草沒放,低聲喃喃道“你終于出現了!一年了,我在這里等了你一年……”

    當秦掌柜引著寶珠走到二樓時,寶珠才發現,如意軒一樓只是供普通百姓用餐的大廳,裝修雖也用心但卻不夠精致。上了樓梯走向二樓,卻是別有洞天,沒有了一樓大廳的喧鬧,一個個雅間林立在走廊兩側,偶爾經過緊閉的門外,還能聽到雅間內傳出來的繞梁琴音。

    這二樓,應該是專門為消費高檔的群體所設計,所以裝修用料和工藝也比一樓更為考究。

    走到最東頭的雅間門口,秦掌柜止住步,示意寶珠自己進去。

    門虛掩著,寶珠推門進去,只見雅間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花梨木雕刻的鏤空屏風,屏風后一張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矮桌,旁邊配以四張有著同樣精致花紋的檀木小椅,桌上一個精致的熏香爐里正飄散出裊裊輕煙,將沉香特有的味道散發到雅間的各個角落。

    房間內,正背對門站著一個身材欣長的男子,聽到動靜調轉了身形。

    男子一頭光滑垂順如同上好絲緞的長發,未綰未系披散在身后,秀氣如女子般的葉眉下有著一雙狹長而妖冶的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朱唇輕抿,似笑非笑,如玉般的手上,一邊拿著一把骨玉扇,一邊拿著寶珠剛從包袱里摸出來的那株藥草。

    最顯眼的還是男子的衣著,那白底的衣袍上,竟繡著五顏六色的各種她叫不出名的花,花團錦簇好不艷麗!可偏偏那男子如白瓷玉一般細膩的皮膚襯著那些五顏六色,一點不顯得艷俗,反而讓他更多了幾分妖孽的感覺。

    寶珠怔怔地看著男子,心里卻是翻江倒海般的沸騰著:為什么這瑪法大陸的男人都這么漂亮,這么帥,這么妖孽……

    男子看到寶珠進來,先是定定地看了她片刻,繼而臉上的笑容恣肆盛開,妖嬈如午夜的薔薇,寶珠立時覺得自己的心跳慢了半拍……

    “姓名!”男子輕啟雙唇。

    “啊?”寶珠聽到男人說話時,還處于大腦當機的狀態。

    “姓名?”男子重復了一遍。

    “寶珠。”

    “年齡?”

    “二十四。”

    男子挑了挑那好看的眉毛,寶珠立刻想到什么,趕緊說:“還差六年才二十四。”

    “你付不起如意軒的消費?沒錢?”男子話題一轉,突然一針見血。

    寶珠聽到這里,當機的大腦這才緩過來。想到自己身無分文,現在還欠債三十幣,立馬收起了眼中的小星星,進入到可憐的債務人角色。

    “出來得太急,忘記帶錢了……”

    “你哪里來的靈舌草?”男子揚了揚手上拿著的那株藥草問。

    “這……這是路上隨意采摘的,我并不知道這是什么。”寶珠警惕地回答。

    前半句,是她編出來的,她肯定不會說那是她從清溪村帶出來的;后半句,是真話。清溪村到處都是這樣的草,這一年中她每天都吃這些不知名的草,從來沒想過它們是什么,有什么功效。

    男子沒再追問,眼眸卻似無意地瞟過她的左手腕。寶珠自出了清溪村,就將白羽給她的護腕一直戴著,那下面掩藏著焰靈索。

    男子的目光最終落在了她右肩的小包袱上,問道:“有什么特長?”

    “啊?”寶珠再次沒跟上他的節奏,有點詫異。

    “我問你,你會做什么?”男子很耐心地把問題換了種方式問出,看到寶珠還在詫異地看著她,又說:“你欠著我三十幣,總得還給我吧?”

    “這些藥草不夠三十幣嗎?”寶珠弱弱地問。白羽說過這些藥草也許她會用得上,她覺得怎么的也能值幾個錢吧?

    “對我來說,這些都不值錢。”男子又揚了揚眉,緊接著說:“既然你沒有可以抵押的東西,那么你必須留下來為我打工,直到你還清欠款為止。”

    “……”

    “所以,你會做什么?”

    寶珠突然覺得美人帥哥什么的,都有一顆腹黑的心……

    寶珠不回答。不是因為她不想回答,而是她也在想,她會做什么。

    現實中,寶珠大學畢業后直接留校工作,剛做了一年不到的輔導員。每天除了做那些讓她頭大的表格,什么貧困生統計表、學生評獎評優統計表……就是沒完沒了找學生談話,談學生的成績,談學生的心理問題……工作之外,她無非就是窩在宿舍玩玩《魔跡》,看看書睡睡覺。

    莫名其妙穿越過來后,她又當了一年一只什么也不用做的豬……

    “要不……我幫你們洗碗吧?”寶珠弱弱地問債主。

    “如意軒最普通的一只碗或盤子價值都在一百幣以上,你確定要做洗碗的工作?”男子循循善誘。

    “那個……”寶珠飛快地在腦子里盤算了一下,在如意軒坐了一小會就欠了三十幣,被逼得以力抵償,如果洗碗時不小心摔壞了碗砸壞了盤子,那這債真是還都還不清了。嗯,一切跟碗和盤子打交道的工作都不能做!

    “要不我做收銀?”寶珠趕緊說。雖然沒有瑪法大陸不用計算器,但好歹以前上學時曾學過打算盤,收個賬什么的應該沒問題。

    “有人收銀了。”

    “那……要不我招呼客人?”

    “好!就這么定了!吃住全包,欠款和你的吃住費用都從你的工資里扣,試用期……先半年吧!”男子爽快地答應,似乎這正是他等著的結果。

    “對了,以后見到我,叫我花老大!我是如意軒的老板。”

    &;!-- :24153127:21:2019-05-15 12:51:21 --&;</>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18章 花老大網址:http://www.rigouh.tw/0/3/223.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