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忘記我吧

作品:《我不是靈寵

    碧海宮最不缺的就是碧海珠。

    浣夜峰頂上那顆碧海珠,是千年前雙方結盟時,碧海宮為顯誠意贈予浣夜島,用來避海水侵襲之用。

    千年中,那顆碧海珠受天地滋養,衍生出唯逐一顆小碧海珠。那小珠雖不能使全部島嶼避免海水侵襲,但若被人隨身攜帶,卻可以產生避水功效。

    那唯逐一顆小的碧海珠,本為浣夜島島主所有,但潘如齊在與路云初相識那晚,便當禮物贈予給了路云初。

    當路云初再次懂得到他身上那顆小珠的重要性后,心坎翻江倒海般無法安靜。潘如齊對他如此之重的兄弟情義,讓他領會到從未有過的親情。

    寶珠幫溫敖做發型時聽他說起,她這一路見到的碧海宮用來照明的大大小小的珠子,全部都是碧海珠。不禁暗自乍舌,在浣夜島被當作鎮島之物的碧海珠,在碧海宮卻只用來照明,真是太糟踐了……

    “賢婿,你看用這顆碧海珠代替浣夜峰上那顆可好?”

    溫敖指著蝦一和蝦二抬著的足有浣夜峰上兩倍大小的碧海珠,諂諛地問潘然。想到即將要往見親家,他竟然比女兒還緊張,畢竟自己私自扣下親家的愛子兩年多,本日又毀了他們的碧海珠,差點海淹了他們的家園。若他們不肯原諒自己,可怎生是好?

    想到此,看著身邊已經裝滿碧海珠的三個大箱子,仍然感到籌備的禮物還是過少。

    潘然輕輕摟著溫如站在一邊,面帶笑意地看著他說道:“我阿爹阿娘并非重財之人,只要能保浣夜島平安,他們便會開心滿足。岳父……不必多慮……”

    溫敖正挑剔地看向那三箱禮物,乍聽到潘然稱他“岳父”,猛地抬開端,激動地問道:“臭小子……你適才稱呼我什么?我未曾聽清,你再叫一次!”

    這兩年多來,潘然從未拿正眼看過他,跟他說話也總是帶著炸藥味,一直稱呼他為“老頭”,還經常會在老頭兩個字前加上各種有關氣味或狀態的形容詞,如“臭”“逝世”……

    剛才,潘然竟然叫他“岳父”?他忽然感到,那把天火雖燒了他的寢宮,燒了他的頭發,現在想想,真是燒得值!

    潘然見他這得寸進尺的樣子容貌,當下為難地拉下臉。要知道他剛剛也是鼓足勇氣才叫出那聲“岳父”……

    “老頭兒,沒聽清便罷!”潘然窘著臉,拉著溫如走開,不再理他。

    “哈哈哈……”溫敖一手理著他紅色的胡須,開心腸笑出來。

    一邊的寶珠與路云初看到這翁婿間的互動,對看一眼也是笑了。

    “珠兒,待回到浣夜島,你我便成親吧?”路云初見此刻氣氛良好,捉住機會開口求親。

    寶珠無語地看著他,忍不住回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好嗎?在我瑪法大陸的詞典里,根本沒有“成親”兩個字。

    “路云初,我不能與你成親。”

    “為何?”聽到拒盡,他俊美的臉上掛上了七分緊張與三分奇怪。

    “由于……你懂得我嗎?”

    這句問話似曾聽過。對了,那天凌晨他往訪問花無心,他曾問過同樣的問題。

    路云初迷茫地看向她。在他的認知中,瑪法大陸適婚男女的婚姻大多都是父母之命,甚至很多男女在成親前都未曾彼此見過面,又何談懂得?人家不都把親成了該生娃生娃往了嗎?

    寶珠見他蹙眉不語,心里也是不忍,但想到如今不將他完整拒盡,以后他仍會對自己抱有盼看,會苦苦等候她。

    “你看,你一點都不懂得我,萬一我是壞人,我是騙子呢?”哎,我不是壞人,但我假如答應你,我就是個騙子,由于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

    “還有,我們也不是太熟,我根本不愛好你,我為什么要跟你成親呢?”她咬咬牙,狠心說出拒盡的話。只是為什么說出這樣的話時,自己的心會感到到疼痛?

    路云初聽到這句,有如被重磅炸彈擊中頭部,頭腦里一下轟了起來。

    “你說什么?你并不愛好我?”他扳住她欲將逃離的身子,牢牢地盯著她的雙眼,咬牙切齒地問道。

    她被禁錮著面對他,卻不忍直視他的眼睛。垂著眼掙扎著:“路云初,你放開我!”

    有記憶以來,路云初第一次慘遭拒盡。以往他行走在瑪法大陸,數不清的少女對他趨之若鶩,或暗送秋波,或遞送信物,從來都是他拒盡別人,卻不曾想,今天他竟被自己心愛的姑娘拒盡。

    “你看著我,再說一次!”他不甘心腸看著她,他的姑娘怎么可能不愛好他?他的姑娘定是害羞……他心存著僥幸。

    寶珠有點擔心,自己這么直接拒盡他,會不會讓這孩子受到打擊從此自暴自棄一蹶不振?

    她記得現實中她曾有個學生,大二時因向自己心愛的女生表白遭拒,從此一蹶不振且性格大變,任班主任輔導員做了多少心理工作,都沒有見效。本來非常優良豁達的一個男生,竟然由于情緒遭拒從此灰頭鼠臉一事無成地委曲混到了畢業,終極連學位證都沒拿到……

    路云初應當不會那么軟弱吧?

    她這低頭擔心的工夫,路云初卻認為她在回避自己的問題。這讓他心里更是莫名地浮躁與不安。

    “珠兒,你不可以不愛好我……”他忽然不想要她的答復了,牢牢一把將她摟進懷中,小聲喃喃著幾乎帶著一絲哀求。

    他的姑娘怎么可以不愛好他?他可是要和她成親過一輩子的……

    想到一輩子,他猛然想起,不管他的姑娘現在接不吸收他,他都不能再讓她離開自己。只要她不離開自己,即使現在的她還不能吸收他,他總會慢慢讓她愛好上自己。想到此,他的心里又燃起盼看。

    聽著他幾近卑微的哀求,寶珠的心里難受至極。

    瑪法大陸最自滿的奇才,為了心中所愛放下尊嚴苦苦哀求。這若是其他姑娘,定會盡不遲疑且欣喜若狂便答應了,可她……卻不能。

    “路云初,我們之間不可能有成果的。”

    感受著他有力的擁抱,她好想同樣伸出雙臂抱住他回應他,可是她不能……不該再給他留下一絲一毫盼看了。

    “路云初,忘記我吧!”任他摟抱著,她于他耳邊輕輕地說道。

    。m.</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112章 忘記我吧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858.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