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新版《海的女兒》

作品:《我不是靈寵

    說話間,溫敖早已又將紅色的頭套套上。

    聽她說完事件事的經過,他憤憤地說:“哎!人類打架便打架了,偏偏遭殃的是闊別世俗的碧海宮,還有我這最引認為傲的一頭紅發……可惡的黑袍人!如此殘害百姓,燒我碧海宮!下次若被我遇上,定是要燒了他渾身皮毛!”

    “溫大叔,浣夜島的百姓是無辜的。他們循分守己從未背棄過祖先們的盟約。你趕緊先把漲著的海水退回來吧!”寶珠趁熱打鐵隧道。

    想了想,又怕溫敖不肯,便補充了一句:“假如你現在把海水退回,我便幫你設計一個包你滿足的新發型!”

    溫敖對她能幫他設計出滿足的新發型有點猜忌,但還是很通情達理的決定先退回海水。

    于是二人離開偏殿往向正殿。

    正忙著叔侄相認的路云初見到他的姑娘離開,當下便開端心不在焉。好輕易見著他的姑娘了,他還真擔心她會再次消散。

    “父王定是帶著路嬸嬸往施法退回海水了,我們也往瞧瞧吧!”

    心思通透的溫如見自那二人離開偏殿,路云初就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容貌,心中便猜透了幾分,當下主動開口提議。

    話音剛落,便見路云初當先轉身,急急地追隨著他的姑娘而往。

    “未曾想路叔叔如此在意路嬸嬸,好生讓人愛慕……”

    看著路云初的背影,溫如終于發出心坎感嘆。身邊的潘然聽到,卻是什么也沒說,只是警惕地扶著她,一同往正殿走往。

    正殿內,溫敖走向最上方的雕龍寶座。

    寶珠仔細看往,那寶座兩側扶手分辨雕著兩條惟妙惟肖的金龍外形,龍頭微昂,龍嘴微張。兩條龍微張的嘴中,分辨含著一顆偌大的珠子。

    只是這兩顆珠子與碧海宮其它珠子都有所差別。寶珠一路見到的珠子均為白色,這兩顆珠子卻是發出淡淡的紫光。

    溫敖直接坐上寶座,兩只胳膊分辨擱于左右扶手上,同時左手輕輕撥動左邊那顆紫色龍珠。隨著他手指的撥動,只見那左手的龍珠紫光不斷流溢……

    寶珠走上前,好奇地問:“溫大叔,這就是退海水的方法嗎?”

    溫敖仍坐于寶座并未離開,聽到她問,自得地說道:“正是!”

    “右邊那顆珠子做什么用的?該不會是漲海水用的吧?”她隨口說道,卻沒想到被她猜了個正著。

    “本認為我有生之年未必會有機會撥動這兩顆珠子中的其中一顆,誰曾想短短一日內,我便將這兩顆珠子均動了一次……”

    溫敖感嘆著,寶珠卻是有些擔心了,她關注的重點不同。

    “溫大叔,兩顆珠子,一顆是漲一顆是退,簡略撥弄幾下就達成了。你這大殿人來人往,萬一哪天哪個奴仆丫頭不警惕碰到了,豈不是給浣夜島帶來災難?”

    “哈哈!小丫頭,你多慮了!”溫敖仍坐于寶座未停下手中動作:“此龍珠,只有我龍神后裔方可觸碰并產生作用。”

    哦,本來是自帶vip認證效果……寶珠這才放下心來。

    此時路云初叔侄三人已走進正殿。寶珠聽到聲響,才回過火便見眼前一道人影已閃過,下一刻自己的腰已被人輕輕摟住。

    潘然看向大殿上方寶座上的溫敖,眼中閃出憤慨,放下扶持著溫如的手,走向前對著溫敖道:“老頭,本日是你背棄諾言在先,如此你該讓我回浣夜島了吧?”

    溫如一聽此言,立即震驚地說道:“相公……你……”話還沒說出,眼底卻已有瑩瑩淚光。

    寶座上的溫敖聽言也是大驚,再見自己的愛女一副傷心的樣子容貌,心中更是著急,無奈左手暫時還不能離開龍珠,只得坐著對潘然說道:“賢婿啊,一切都是誤會!我這不是在退海水了嗎?”

    溫如擦拭著流下的眼淚,走上前拉住潘然的手:“相公,兩年了,你真的對我毫無情緒嗎?即使你舍得我,你可會舍得我們的孩兒?”

    潘然聽得此話,眼睛看向她那隆起的肚子,滿是糾結與苦楚。

    寶珠在一邊看著三人的互動,只感到一頭霧水。小聲問向路云初怎么回事,路云初這才將剛剛懂得到的情況簡略地跟她說了一遍。

    本來,兩年多前,潘然一次出海捕撈浣夜珠。那天,貪玩又對人類好奇的溫如正偷偷從碧海宮溜出,當她從海底浮上海面時,正好看到了獨自駛船的潘然,并對他一見鐘情。

    溫如從小生活在碧海宮,單純仁慈,卻又不通人情圓滑。她的母后于她幼年時便逝往,她的父王對她極其寵愛,凡是她要什么,便會給她什么。所以在溫如的概念當中,凡是自己愛好的,就應當被自己得到。

    對于一見鐘情的潘然,她當時想也沒想,直接在海面上掀翻了他的船,將墜海的潘然擄回了碧海宮,并要他與自己成親。溫敖見潘然一表人才,且自己的女兒確實也已到了婚嫁年紀,當下滿足地為他們張羅婚禮。

    潘然很是惱怒,開端時,他誓逝世也不肯與溫如成親。在他看來,這父女倆很是卑鄙無恥,為了一已私利完整不顧別人的生逝世與感受。但是他卻敵不過溫敖父女,而且碧海宮的出口不知被什么無形的東西封住,他幾次逃到出口處都無法進進海里,每次都是被蝦一蝦二兩個守衛抓回。

    溫敖父女倆對他軟磨硬泡了兩個月,他硬是不從。終于,溫敖看著女兒因潘然的拒盡越來越哀傷,他對潘然失往了耐心,要挾潘然說:若你不與如兒成親,我便收回浣夜島的碧海珠,海吞你浣夜島!

    這個要挾果然很有效,潘然讓步了。二人之間達成協議,若潘然留下與溫如成親,則溫敖保浣夜島一世平安。

    寶珠聽了路云初的講述,喃喃著:“新版《海的女兒》?美人魚愛上王子,為得到王子的愛,不惜恫嚇要挾……”

    撓了撓頭,看看一臉憤然的潘然,再看看一臉哀傷的溫如以及座在寶座上正在撥動龍珠卻是一臉慚愧的溫敖。終極,她轉頭問向路云初:“這事你打算怎么解決?”

    路云初冷冷看了溫敖一眼,吐出簡略兩個字:“搶人!”</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109章 新版《海的女兒》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852.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