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地中海爆炸式發型

作品:《我不是靈寵

    路云初早已習慣了他的姑娘經常說出一些奇怪的詞語,只是他聽到她說“臥槽”時,忍不住懷疑了。小豬說過“臥槽”是動物間打招呼的用語,而此刻他的姑娘將此詞用在海龍神身上,似乎不太對呀……

    海龍神雖不知道“圣誕老人”是何人,但見她看著自己的帽子發出嘲笑,當下心中一陣發慌。繃著臉怒道:“你這小黃毛丫頭,可知我是何人?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寶珠想到浣夜島災情緊急,還是先想措施解決危機才是正經。當下忍著笑,問道:“不知大叔是什么人呢?”

    “我乃龍神后裔,分管碧海的現任海龍神溫敖是也!”海龍神溫敖挺起胸膛,氣勢十足地說道。

    “龍神后裔……”寶珠回味著這幾個字,難道是一個系統的?這事得仔細問明確才好。

    當下她轉過火對路云初說:“你先跟你侄兒侄媳婦敘敘舊,我找這位大叔懂得些情況。”

    路云初本就有一肚子懷疑想找潘然解答,聽得她此言,點點頭帶著潘然與溫如走向殿內偏座敘舊往了。

    寶珠見他三人走開了,這才向溫敖走近一步,還沒發話,就見溫敖慌張地退后戒備地說道:“你意欲作甚?”

    溫敖心里苦。想他作為天神后裔,有著凡人所沒有的靈力,自認為天下無敵可以高枕無憂,卻沒料昨夜一把火從天而降燒了他的寢宮,本日又碰到這么個看似純良,卻讓他毫無還手之力的黃毛丫頭。

    “那個……溫大叔,你別緊張!”寶珠看著遠處已在敘舊的路云初三人,這才小聲地跟溫敖說道:“我只是有些私事想問問你。”

    溫敖奇怪地看看她,心想這小丫頭莫不是在使詐?

    不過她靈力那般壯大,似乎也不用在自己眼前使詐。

    “何事?”溫敖雙手背后,抬頭挺胸,一副王者般盛氣。

    “你剛說你是天神后裔,我想問問,你可認識寶澤霖和白羽?”

    都是天神后裔,屬于一個系統的,偶然回天庭述個職什么的,總該會遇上吧?

    想想又補充道:“他們也是天神后裔。”

    溫敖聽了她的問題,“咳咳”兩聲說道:“天機不可泄漏……”

    “……”這是什么意思?是認識還是不認識?

    看著溫敖一副傲嬌樣,寶珠有點急了:這還能興奮地持續聊下往嗎?

    眼珠一轉,叫了聲:“影魅,出來跟海龍神聊聊天!”

    隨即,海龍神就創造一把黑乎乎的似刀非刀的法器不知從哪兒忽然冒了出來,圍著他轉來轉往,好幾次那鋒利的刀刃直直地向他劈來,眼看著就要劈上自己,下一刻它又忽然一個轉折調轉刀刃飛走了……

    溫敖直感到冷汗刷刷往下流,卻還是梗著脖子朝寶珠喊道:“士可殺不可辱!”

    寶珠假裝沒聽到,只忙著往看那墻壁上用于照明的珠子,每個珠子都如浣夜島的碧海珠那么大,就是不知有沒有碧海珠的功效呢?

    如此這般,影魅圍著溫敖轉了幾圈,那溫敖終于收起自己的氣焰,說道:“天神眾多,且我只是龍神幾十代的后裔,早已與其他天神失往接洽。”

    本來如此!看來天神系統也不完善,至少信息共享與溝通工作做得很不到位,也難怪從沒聽白羽說過這瑪法大陸還有其他天神后裔的存在,只怕是連他也不知道吧。

    “實在我也是天神后裔!”她并沒有打算收起影魅,還有些問題沒得到答案呢。

    “你……你是哪位天神的后裔?”溫敖這下明確了,為什么她也有靈力,本來跟天神也是有關系的。只是為何自己作為天神后裔,靈力已逐漸稀薄,而她的靈力卻如此壯大?

    溫敖的這個問題倒是難住了她。

    從親情上來說,她是寶澤霖的女兒,也即是天蓬的后裔;從血源上來說,她是藍靈仙草,天生地長的神物;從靈魂上來說,她是二十一世紀的高校輔導員……忽然創造自己的身世好復雜,竟復雜得沒法往答復溫敖。

    這個話題結束,換話題!她決定不答復他。

    “你為什么要海淹浣夜島?”

    提到這個問題,溫敖又開端怒了。可下一刻他見到仍在四周轉來轉往的影魅,又不得不把持住自己的惱怒。

    “千年前,我族祖先與浣夜島祖先曾有盟約,我族贈碧海珠予之保其平安,其不得過度捕撈海域生物滅我子孫。”

    這個約定沒弊病,都是為了掩護海洋環境、掩護海洋生物的滅盡。沒想到瑪法大陸的各族祖先們那么早便有環保意識。

    “那你為什么今天要違背盟約?”她知道,浣夜島百姓只是以打撈浣夜珠為生,捕魚的話也只是在近海領域內捕一些常見的魚蝦,并不會涉及到滅盡海洋物種的嫌疑。

    “非我違背盟約在先,而是浣夜島昨夜放大火燒我碧海宮!”

    昨夜?大火?難道是那片天火?

    “燒著你們哪兒了?有什么喪失?”

    “火燒了我寢宮!還燒了……”溫敖說到這里忽然頓住了,看看身邊的蝦二說道:“你且先退下吧!”

    見蝦二退出,他又警惕看看遠處正在嘮家常的路云初三人,這才干呼呼地扯下他頭上那紅色的頭套……

    本來昨夜溫敖剛躺下進睡,半夢半醒之間,只見一片大火從天而降,正落在他寢宮上方。

    幸虧他當時一個激靈從床上躍起,拼命往寢宮外跑才撿回一條老命,可還是有火點著了他的衣衫和他平時最引認為傲的一頭紅發……

    看著取了頭套的溫敖,寶珠感到自己憋著笑快憋出內傷了。

    藍本他應當是有一頭茂密的紅色頭發,由于部分被火燒烤過,此刻有如被燙過的爆炸發型夸張地蓬在頭上,最為滑稽的是,頭頂那片卻是被燒得寸發不生了,范例的地中海……

    她忍著笑,掉轉身子讓自己安靜了半天,才又回過身來對著溫敖不無愧疚地說道:“溫大叔,你冤枉浣夜島的百姓了,那火不是他們放的!”

    當下把黑袍人昨夜如何襲擊浣夜島,再如何放出天火的事說給溫敖聽。只不過她沒告訴他,那片天火是她引到碧海來的。

    天火是黑袍人放的,所以火燒碧海宮這黑鍋統統都讓他背吧!

    。m.</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108章 地中海爆炸式發型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849.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