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海鮮粥

作品:《我不是靈寵

    路云初對她的話不疑有他。看到小豬無恙,他總算是放下心來。

    只是,他的姑娘……真的是他看錯了嗎?

    “小豬可看到有人經過此處?”剛剛那一閃而過的身影,或許小豬看到了呢?

    “黑燈瞎火的,哪會有人到這里來?”出來行走江湖,裝傻充愣這一技巧是必備的。

    好險!幸虧化形及時,不然真得被路云初創造人形的自己了。小豬心里暗暗地慶幸著。

    剛剛在施展靈力時,左手段的焰靈索一個勁地跳動,隨著路云初離她越來越近,那焰靈索跳動越來越強烈。終于在天火落海的一剎,她將自己轉化為豬。身形剛定,路云初就涌現于她的眼前。

    “適才我感受到珠兒的氣味……”

    黑暗中,路云初還是不甘心腸在四周尋了一遍,終是無果。

    “黑袍人呢?”窩在路云初懷里的小豬感到有些疲憊,本就病著,又一直拉稀,適才運用了靈力將天火移走,此刻只感到又想睡過往。

    小豬的問話拉回了路云初的思緒。想到此次竟沒能成功剿滅黑袍人,他有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

    “黑袍人召來一片大火后跑了……”路云初嘆息一聲。這黑袍人認真是個強勁的敵手。

    懷里的小豬閉上眼。看到天火的一剎那,她就明確黑袍人定是故技重施借此逃脫了。只惋惜當初為了暗躲自己的實力,對路云初講述自己與黑袍人交手的過程,沒有向他提到天火這一出。

    黑袍人有天火這一技巧,著實挺麻煩。等睡醒了,得想個好招來化解才是正經。

    ……

    天火的涌現及逐漸遠往落進碧海,這樣的異景,成為劫后余生的潘府眾人此刻的談資。

    眾人回到府全無睡意,扎著堆地聚在一起談論那片會移動的大火。大家都看得明確,那大火藍本是落向潘府的,只是有高人相助,才用藍色的光托著大火移到了碧海。

    路云初抱著暈暈沉沉的小豬回到潘府時,潘如齊夫婦仍站在大門口向外張看,顯然是在等他的回來。

    潘如齊已從伍月娘口中獲知了他們與黑袍人交戰的成果,看到路云初回來,也是不提黑袍人的事。

    “小豬可無恙?”潘如齊看著精力萎靡的小豬,問向路云初。

    “無恙。再休息一夜應當便可恢復。”路云初憐愛地看向懷中的小豬答復道。

    “可曾找到你的珠兒姑娘?”

    伍月娘忍不住問出來,隨即遭到潘如齊警示性的眼神,這個問題還用問嗎?這路兄弟定是過于思念心上人,所以才涌現幻覺。你現在問,范例的哪壺不開提哪壺呀!

    果真,聽到伍月娘的問話,路云初本已安靜的面容上,劍眉又深鎖到一起。

    潘如齊見狀趕緊說道:“時辰不早了,路兄弟且先回房早些休息吧!”

    說完,拉著還處于好奇狀態的伍月娘促離開原地。

    ……

    第二日,小豬恢復了活力。

    海鮮過敏癥狀已完整消散,不再腹痛不再拉稀,她心里一遍遍吶喊著: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只是午膳時,路云初不肯讓她再多吃海鮮,她對此很是不滿。

    “我已吩咐廚房做了些養胃的海鮮粥,想必小豬定會愛好。”

    伍月娘看著餐桌上鬧著別扭將自己的屁股對著路云初的小豬,笑瞇瞇地溫柔說道。

    “還是月娘好!”小豬哼哼著,表現粥里有海鮮就能解饞。

    她邊哼哼著,邊賭氣地回過火瞪一眼路云初,然后尋釁地回過火跑到伍月娘身邊的座位往了。

    “不讓我吃海鮮,我就不理你!”

    還未等她跑到伍月娘身邊,路云初已長臂一伸撈住她,任她在手中怎么掙扎就是不放開。

    “乖乖地坐著用膳!”路云初冷著臉,一手將她放轉身邊的座位,一手幫她把海鮮粥放到跟前。

    他的小豬,怎么能跑到別人跟前往用膳?這個不行,盡對不行!

    算了,我是豬,他是人,不跟他一般計較!要害是計較不過他做為人的氣力呀……小豬識時務地開端吃粥。

    “路兄弟可知昨夜那大火是何火?”潘如齊擔心腸提到正題。

    “此招應為魔法法術,只是我卻從未見過。”

    路云初昨夜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翻遍自己頭腦里所有的記憶,都沒有關于這招的任何信息。但可以確定的是,那招并非道**法,更不可能為武**法,唯一有可能的便是魔**法。

    “路云初,那招叫天火之怒,是一招失傳的魔**法。”

    海鮮粥的味道很是鮮美,小豬邊忙不迭地卷著舌頭,邊說道。很有必要跟他科普一下天火之怒的常識,那樣以后他再碰到黑袍人可以事先有所警惕。

    路云初聽言,用一種詢問的好奇眼神看向他身邊的小豬。他的小豬也見到昨夜那片大火了?

    “天火所落之處,生跡全無。”小豬持續科普。

    “你怎會知曉?”固然知道他的小豬很神奇,但沒想到她會神奇到知道這些他所不知道的事。

    “呃……聽說的……說是這招是之前一個叫帝滅天的人研究出來的……”我不會告訴你,我是聽花老大說的,不然你又得問我怎么會認識花老大的了……

    聽小豬提到“帝滅天”三個字時,路云初忽然感到心猛地一揪,一種疼痛鉆進心臟,讓他不由地皺眉捂住心口。為何會有這般的感到?

    伍月娘覺察出他的異樣,連忙關心腸問道:“路兄弟可是有何不適?”

    那疼痛來得快,往得也快。路云初放下捂住胸口的手,奇怪地半響不作聲。

    潘如齊見狀,說道:“許是路兄弟昨夜未曾休息好,午膳后可好好休息一番。”

    路云初這才回道:“無妨!”

    知道潘如齊惦記著黑袍人的事,便又說道:“昨夜那黑袍人雖逃脫,但他已為我神火術所傷,短期內應不會再出來作惡。”

    想到這個,心頭又浮出稍許挫敗感。想他縱橫瑪法大陸這些年,從未失手過,昨夜竟讓這么個大魔頭從他手中逃脫。

    這次被黑袍人僥幸逃脫,他定又是隱匿暗處,難以再尋到其蹤影。這意味著瑪法大陸以后還會有人因此再受傷害。

    看著埋頭與海鮮粥苦戰的小豬,路云初心中內疚著嘆息:小豬,昨夜未能為你報仇,實在是我的大意所致!

    。m.</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101章 海鮮粥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834.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