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除黑計劃

作品:《我不是靈寵

    三日前,浣夜島一百姓家的女兒無故失落,待第二日被尋到時,已成了一具冰冷的干尸,全身被吸光了精血。

    潘如齊立即派人全島搜索歹人蹤影,并吩咐百姓盡量閉門避免外出。只是派出的人尋了一天,都沒有創造歹人蹤影。

    第二日,全島百姓早早閉門無一外出。只是到了夜晚,還是有三戶百姓家被一黑袍人侵襲進內,擄走了家中妙齡的女兒。這三個女孩越日被創造時,無一例外均已成了干尸。

    島上百姓大多為普通人,修煉者極少,只有潘家有十來個家仆為修煉者,長期以來專為潘家看家護院,一并掩護全島百姓安危。

    搜尋小組均由修煉者組成,由于人數少,伍月娘便主動提出參與搜尋隊伍。她想為浣夜島盡一份力,早日找出這施惡的歹人,還島上居民一份安定。

    潘如齊雖不愿自己的娘子參與危險,但想到如若黑袍人不除,全島百姓都將不再安全。而他作為島主,掩護全島百姓的安危自是他不可推辭的責任。惋惜他只是一介普通人,無半點法力。如此,便也批準了伍月娘參與搜尋,讓娘子為浣夜島盡一份力吧。

    只是在如此警備森嚴之下,昨夜那黑袍人還是侵襲了兩戶人家,擄掠了另外兩名妙齡少女。

    當他在第三戶人家施暴時,伍月娘聞聲趕到。

    自潘如齊帶回石榴石發簪后,伍月娘逐日都隨身佩戴,以往衰弱的身材早已康復,其法力也得到了大大提升。

    暗夜中,那石榴石發簪發出的光芒同時也吸引了正欲對第三家百姓施吸星術的黑袍人。他立即丟下那個女孩撲向伍月娘,欲篡奪她頭上的發簪。

    當下二人便斗起法力。伍月娘雖有發簪助力,卻奈何其魔法修煉早已丟功數十載,那黑袍人雖一時也傷不了她奪不走發簪,但幾個回合后伍月娘逐漸法力不支處于劣勢。

    幸虧李甲聽到打斗聲,帶著一眾修煉者及時趕到,伍月娘才免受黑袍人的毒手。那黑袍人見一瞬間十來個修煉者紛紛而至,自知不敵,一招妙影無蹤便徹底隱遁了。

    路云初聽得潘如齊的講述,面色凝重。

    “如此說來,那黑袍人此次傷害了六名少女,吸了六人的精血?”

    “確實如此。”潘如齊沉痛地答復。

    “黑袍人似乎只對妙齡少女動手施以吸星術,他與我交手時,意在篡奪發簪,卻并未施以吸星術。”伍月娘在一邊說。

    聽她這么一說,路云初也想起,當初在落花城的兩名受害者也都是妙齡少女。

    “難道只有處子精血才對他恢復法力有贊助?”小豬在他懷里適時地哼哼出聲。

    路云初聽得此言,低下頭看向小豬,卻是沒有作聲。

    半晌后,他才抬開端看向潘如齊夫婦說道:

    “此人先前被傷了法力,奪發簪、**血均是為了快速恢復法力。此次他汲取六人精血,已助他法力大增,若再不將他繩之以法,只怕日后他將在瑪法大陸作下更大的惡。”

    他說到這里,寶珠便想起清溪村,想起白羽的逝世,心中不禁一陣哀憤。這一切,都是黑袍人做下的罪惡,她必定要親手消滅他,還清溪村,還白羽,還那些枉逝世的女孩一個公平!

    路云初正欲持續說,忽然感受到小豬強烈的哀憤情緒,不由一頓。如今他與小豬間靈犀術的修習幾近達到最高境界,所以相互可以隨時感知對方的情緒。

    提到黑袍人,他的小豬何以如此哀憤?他的小豬也知道黑袍人?

    只是不容他細想,對面的潘如齊已道:“此次請路兄弟前來,便是想商議一個萬全之策,擒住這作惡之人,以解我浣夜島之危。”

    路云初再次思索沉吟半晌,才開口道:“黑袍人旨在快速恢復和提升法力。若他還在島上,則他如今的重要目標應為石榴石發簪,其次為少女精血。”

    頓了頓,他又說道:“且我創造,他只于夜晚才出來行惡。”

    說到此,他看向伍月娘頭上的發簪,再看向潘如齊,沒再往下說。

    心思周密如潘如齊,聽完路云初的話,他已明確路云初的意思。他看向伍月娘,再看看她頭上的發簪,眼力中有掙扎與遲疑。

    伍月娘對上潘如齊的眼力,近二十年的夫妻,她對自己相公的一念一想都已能做到心有靈犀。當下,她握住潘如齊的手,溫柔地看著他說道:“相公,無妨!月娘認為此計甚好!”

    寶珠看著三個人的互動,心里也明確了幾分。不得不說,如今也只有這樣的措施才有可能引出黑袍人了。

    “還請潘兄給我與小豬在府上安排一處歇息,白日我與小豬不便外出,以免打草驚蛇。”

    路云初的顧慮不無道理。此時他們在明,那黑袍人在暗,若是被黑袍人得知他來到浣夜島,那只怕黑袍人便不敢再露面,他們的打算便會落空。

    一人一豬一大早便隨李甲趕到浣夜島,此刻商議完事情也不過才是晌午時分。

    來到潘如齊給他們安排的房間,路云初將小豬從懷里放下,自己卻坐于一邊一臉沉思。

    在外人眼前,路云初一直是個沉默的高冷男,只有寶珠知道他實在多話癆。他與自己獨處時這么沉默高冷,還是頭一次。

    “喂,路云初,你怎么不說話?”她用頭拱拱他,問道。

    別不說話呀,不然好無聊,咱們討論討論案情也是好的呀!

    路云初經不住她的頭總是拱他,忍不住又將她抱起,放到自己腿上,這才發聲。

    “小豬,你怎么知道千年石榴石發簪?”

    “……”哎呀!寶珠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說漏嘴了嗎?

    急中生智,說到底,一個“推”字!

    “你不記得了?是你跟我提過千年石榴石發簪的呀!”

    “……”

    路云初歪著頭皺皺眉:我跟小豬提過這個嗎?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想了半晌,還是想不起來自己什么時候跟小豬提過這檔事。干脆不再想,問下一個問題。

    “那……小豬此前是否見過黑袍人?”

    黑袍人的事,我似乎是沒跟小豬提起過吧?路云初心里想。

    。m.</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94章 除黑計劃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821.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