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浣夜島

作品:《我不是靈寵

    越日一早,一人一豬早膳后正籌備照慣例往北山賞花修煉,客棧房門卻被人叩響。

    路云初打開房門,卻見門外站著一個壯實的中年漢子。

    漢子面生得很,且膚色漆黑粗糙,一看便是常年經風吹雨打于室外作業之人。

    “閣下可是路云初路公子?”未等路云初開口詢問,那漢子已對他恭敬施禮。

    “正是在下。”路云初答復。

    “在下浣夜島潘如齊潘老爺家仆李甲。”漢子自我先容著,不等路云初反響,便已急急隧道:

    “浣夜島有難,潘老爺吩咐在下來落花城請路公子出手相助!”

    “潘兄長可無恙?”路云初心猛地一跳。

    想到真誠待他如家人般的潘如齊,兩人這才分辨數月,若真是潘如齊出了事,那可不是他想要的成果。

    “老爺夫人尚且無恙,路公子放心!”李甲說著,眼中卻是一片著急。

    聽到潘如齊夫婦無恙,路云初這才松了口吻。再看向李甲那著急的臉色,立即回頭喊道:“小豬,我們該出發了。”

    寶珠早在房進耳到了二人對話,當下跑到他身邊回道:“嗯,隨時可以出發!”

    李甲看到一只小胖豬哼哼著從房中跑過來,眼中滿是驚異:這小豬莫不是路公子的靈寵?

    一人一豬疏忽他驚異的眼神。對他們來說,這點小眼神真不算什么!這些天來,落花城的百姓在聽聞路云初有一頭小豬靈寵時,已排著隊到如意軒將他倆圍觀無數次了。

    寶珠表現,習慣了便好!

    李甲是魔法修煉者,當下他與路云初一起瞬間移動到落花城外的傳送石,路云初再將寶珠號召過往一起進行傳送至浣夜島。

    “哎!路云初,你還有八壇酒沒喝呢!”即將傳送過往時,她忽然想到這個問題。

    路云初隨著她的提示,站在傳送石邊看向如意軒方向:“且先存于如意軒,待日后珠兒回來我再與她暢飲。”

    ……

    浣夜島,瑪法大陸南部碧海上的一座小島。

    傳說千年前,碧海上曾有過若干像浣夜島這樣的小島,只是隨著年月流逝,大部分海島都已被海水吞沒。

    浣夜島周邊海域盛產可貴的浣夜珠,這也成為海島百姓重要的生計起源。而在浣夜島上,最大最亮的一顆珠子,便是海島之上最高點浣夜峰頂的“碧海珠”。

    浣夜島之所以千年不沉,不為碧海所吞沒,便是由于碧海珠的存在,碧海珠所在之外,海水無法侵沒。千年來,這碧海珠已成為浣夜島的鎮島之寶,島上百姓無一不敬佩愛護。

    ……

    當寶珠被路云初號召至浣夜島時,她的眼睛亮了。

    這是一座俏麗的海島,藍色的海水涌起滾滾浪花,浪濤拍打著岸邊的礁石,往遠處看往,天和海連在一起,沒有邊際……水天一色的海面上,一艘艘漁船如同一片片羽毛似的,輕悠悠地漂動著。

    感受到腳下的柔軟,她收回往遠方遠看的眼力,才創造此刻他們正踩在細膩的金色沙灘上,一些貝殼和珊瑚隨著時漲時退的海浪無力地半隱在沙灘里。

    “哇!路云初,我好愛好這里!”她歡呼著,像一個從未出過遠門的小孩子般好奇地東張西看。

    海!有海的處所就有海鮮!海鮮可是她的最愛!

    路云初寵溺地看著她,還未來得及答復,就聽到遠處有熟悉的聲音響起。

    “路兄弟!”

    抬眼看往,卻是儒雅的潘如齊帶著一個隨從走過來。

    “潘兄!”路云初遠遠地施禮,然后迎上前往。

    二人分辨數月,相互問好后,潘如齊引著他們往了自己的府邸。

    島上居民并未幾,大約百十戶人家。潘家百年來一直是浣夜島上生意做得最成功的家族,也是島上最著名譽的家族。到了潘如齊這一代,島上老百姓已尊選他為島主。

    潘府是島上最大的府邸,室內裝飾多以貝殼珊瑚為主,間隔著點綴著一些發光的明珠,看似簡略卻又透著低調的豪華。

    寶珠在路云初懷里,看著那些發光的珠子,低聲問道:“路云初,那些珠子會發光,是不是夜明珠?應當很值錢吧?”

    路云初低聲告訴她,那些珠子便是浣夜島特有的浣夜珠,很是可貴。

    一人一豬低語著,隨著潘如齊的指引走進廳內。

    廳內,正站著一個中年美婦人,一身簡略的淺紫色羅裙并無半點點綴。全身高低,只在發髻上插著一根流光溢彩的紫色發簪。

    寶珠一眼便認出,那正是當日拍賣的千年石榴石發簪。當下在路云初懷里小聲地說道:“路云初,那是千年石榴石發簪!”

    路云初自然認識那枚發簪,當下也獲知了那婦人的身份。只是聽懷里小豬的發聲,他不禁懷疑地皺了皺眉。

    懷疑只是一閃即逝,他收起情緒對著美婦人施禮:“嫂夫人!”

    美婦人正是潘如齊的娘子伍月娘。見路云初行禮,她頷首微笑道:“路兄弟不必多禮!我與相公早已將你視為家人,你我之間不必如此客套生分。”

    隨后,眼力觸及到他懷中的小豬,溫柔地說道:“這小豬倒甚是可愛,可是路兄弟的靈寵?”

    路云初驚異于伍月娘一眼便能看出小豬是他的靈寵,潘如齊卻在一邊解釋道:“月娘她亦是魔法修煉者。”

    伍月娘臉色微紅,嬌嗔地看了一眼潘如齊,再次對著路云初道:“我與相公成親前,曾修煉過魔法,只是成績卑微不足掛齒。成親后便一心相夫教子……修煉便也落下了……”

    提到“相夫教子”時,她的語氣有所停頓,臉色也隨之黯然,路云初知道,她定是想起了她那失落的孩兒。

    當日潘如齊赴落花城競拍石榴石發簪,便是由于常年思念失落的孩兒而一病不起的伍月娘,如今看她面色紅潤神清氣爽,想必那發簪以對她起到了相應的功效。

    幾人落座后,路云初問起此次浣夜島產生何事。

    潘如齊與伍月娘相對一視,這才面向路云初嘆息一聲,隨之憂心忡忡地說道:“路兄弟,我浣夜島有大難降臨了!”

    。m.</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93章 浣夜島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820.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