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白羽仙逝

作品:《我不是靈寵

    粉末?

    寶珠震驚地看向白羽,雙眼即刻轉紅,擔心腸問道:“白羽哥,你可感到到有什么異樣?你哪里不舒服?”

    花老大曾經說過,一旦被燃骨散侵襲到皮膚便會自燃,一直燃盡人的骨頭為止……

    而白羽現在的樣子,除了剛才衣袍上有零碎火苗外,并沒有身材被燃燒的異象。

    白羽一手還是牢牢攥在胸前,微睜著雙眼看向她,安慰似地說:“寶兒、、你回來了、、便好!清溪村、、不、、不會有事了……”

    她看著白羽那苦楚的樣子容貌,含著眼淚說:“白羽哥,你放心,我必定不會讓清溪村有事!”

    聽到她這樣說,白羽放心腸閉了閉眼睛。

    片刻后,他又睜開眼,看了看身后的結界,眼神中,滿是迷戀與不舍。

    那小小的結界里,有可貴的藥草,有清溪村的村民,還有他的親人……

    他伸出手,摸向他的額間。

    此刻他慘白的臉色更烘托出那一抹朱紅的艷麗,如血一般……

    驀然,他撫著額間朱紅的手指間泄出一絲靈力,下一刻,那抹朱紅已被他從額間取下拿在了手中。

    寶珠大驚:“白羽哥,你這是……”

    她只感到,此刻被取下朱紅的白羽在她懷里變得更輕了,那蒼白的臉色如同一張白紙般,卻又因他的努力把持,在蒼白的皮膚下顯出暗暗的紅色……

    “朱雀額、、交、、交給我、、我的孩兒,內有我族天神后裔、、的使命和、、我僅剩的、、靈、、靈力……孩兒、、取、、取名、、守清……”

    說完這番話,他更加衰弱了,胸口的那只手卻攥出了青筋。

    “白羽哥,你告訴我,你畢竟傷到哪兒了?我可以治你的,我可以的……”

    他那苦楚的樣子容貌,他取下額頭的朱雀額,還有他說的那番話,都給寶珠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忍著淚急急地問他,同時開端在他身上尋找傷處。

    “寶、、寶兒,我想、、喝水……”

    他的唇已變得干燥無比,寶珠摸向他身上的手也感受到他體溫的升高,皮膚下那暗紅色已越來越深。

    “白羽哥,你等著,我調水過來!”

    此刻的白羽這么衰弱,她不能離開。

    她騰出那只為他檢查傷口的手,正欲施靈力調水過來,白羽卻將那朱雀額順勢放到她手上,說道:“調水不便、、、你、、你往取來……”

    “好!我往取!”看到不遠處正有一條小溪,她輕輕放下越來越輕的白羽,讓他再次依著土坡半躺著,說道:“白羽哥,你等一下,我往取水。”

    說完,她急急地奔向小溪。

    只是,當她才跑出兩步開外,便聽得身后“轟”的一聲,緊接著一股熱浪在她身后升起……

    “不……”

    帶著不愿信任的神情,她轉頭看向身后。

    身后,那個小土坡邊,那半躺著的白羽渾身都在火焰中,炙烈地燃燒著……

    不!!!

    她震驚地卻又無比哀哀地瞪大雙眼……

    她看到燃燒中的白羽安靜地看向她,似乎那堆火焰并不是在自己身上燃燒般,安靜……

    “不!!!”

    她終于發出嘶吼聲,下意識地兩手同時施出靈力,一手調集最近那條小溪的溪水灑落在那團火焰上,一手欲將那團火焰從他身上移走。

    可是,溪水澆滅了那團火,火熄后又再次燃起;火焰從他身上移走后,他的身材又再次生起火焰……

    “不!不會的!!!不會的……”

    她忙亂著,她哭著,她痛著……

    她手忙腳亂地不停地調水和移火,可不管她調來再多的水,移走再多的火,他身上那團火總是生生不息……

    她忙亂著,她哭著,她痛著,她從來沒感到如此無助過……

    她看著那火焰一點點,一點點侵襲著謫仙般的白羽。

    侵沒了他的白衣,侵沒了他的黑發,侵沒了他那雙從終至終都安靜看著她的眼眸……

    她看著他,猖狂地嘶吼著,卻又蒼白地無助著……

    終于,在她的哭喊中,在她的無助中,那團炙烈的火焰逐漸變弱,慢慢地,慢慢地……熄滅。

    隨著火焰的熄滅,那個謫仙一般的人兒,也消散了,在這世上,再無半分留存。

    “白羽哥!!!”

    看著那已無半點他的痕跡的土坡,她失看無力地喊著。

    你不告訴我你哪里受了傷,是由于你知道我無法救到你。

    你不讓我打開結界,是由于你不想讓你的親人和村民們看著你在他們眼前燃燒殆盡。

    你騙我往取水,是由于你知道你再也把持不住體內的火焰,怕傷到我。

    “白羽哥……白羽哥……”

    她癱跪在土坡旁,一直喊著,一直喊著,似乎只要不停地喊著他的名字,他便能再回來。

    假如不是由于我眷念落花城的生活,假如我能早幾日回來,清溪村就不會被焚,白羽哥可也不會受害!

    假如不是由于我回來晚了,這一切就不會產生……

    想到此,她猛地邊捶打著自己的胸口,邊自責地哭喊著:“都怪我!都怪我!我為什么不早點回來?為什么?”

    ……

    不知過了多久,胸口痛得不能再痛,喉嚨也沙啞了,眼淚也流盡了。

    她木然地跪在土坡旁。

    她想起第一次見到他,那只白色的大鳥曾讓她那么驚艷;

    她想起他對她和阿娘的照顧,他對村民的守護;

    她想起他在清溪邊化成人形,只為掩護差點被路云初帶走的她;

    她想起她惡作劇地將黑煞揮向空中游泳時,他驚愕的表情;

    她想起他提到自己的孩兒要降生時,那滿含期盼的黑亮眼眸;

    她想起離開清溪村時,他的送別,他的擔心,他的千叮嚀萬吩咐……

    曾經那么活生生的一個人,此刻竟變成了一堆灰燼。

    看著地上那堆灰白色灰燼,她更加忙亂了……

    怎么可以?白羽哥平時最愛干凈,無論是白色的羽毛還是白色的衣袍,從來也不會沾上一丁點兒灰塵。怎么可以讓他這樣躺在地上?

    她忙亂地用雙手抔起那堆快被風吹散的灰燼,再逝世逝世地護在自己胸前。

    捧著那堆灰燼,她茫然地抬眼看著滿村的灰燼,看著那遍地的瘡痍。

    家園毀了,白羽哥沒了……

    。m.</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79章 白羽仙逝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805.html

新快3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