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潘如齊

作品:《我不是靈寵

    再看看被撞壞的門和窗,下一刻潘如齊似乎才反響過來,猛地從地上坐起,緊張的將手探向自己胸口,摸索了片刻,才如釋重負地呼出一口吻。

    “路公子,救命之恩在下感謝不盡!”潘如齊站起身來,對著路云初作揖。

    “你怎知不是我偷襲你?”路云初好奇地問道。

    “路公子行俠仗義名震瑪法大陸,在下只一介普通百姓,身無一技傍身,路公子法力蓋世,若是想謀害在下,何必將在下迷暈才下手?更何況,若是路公子出手偷襲在下,此刻應早已得手,何以還在此待我醒來?”

    潘如齊又將手指向被損壞的門窗說道:“若在下所料不錯,這門定是路公子救人心切踢破而進,而此窗應是竊賊非路公子敵手故破窗而出。”

    “閣下認真是慧眼如炬!”

    路云初看這潘如齊只醒來片刻工夫,竟能臨危不亂看清形勢,邏輯清楚地將事情分析得如此透徹,不由地心生傾佩之意。

    當下又提示道:“我看那賊并非想害閣下生命,似是想竊取何物。你且看看是否喪失財物。”

    潘如齊這才將眼力看向他床頭的累贅,簡略翻查后道:“并無財物喪失。”

    片刻又道:“只要此物未曾喪失,便是在下大幸!”

    說完,伸手進懷取出一個布包。警惕翼翼打開布包,即刻便有一縷紫色光榮流轉于幽暗的燈光下,煞是刺眼奪目,赫然正是上午他剛拍得的石榴石發簪。

    看到發簪無損,潘如齊再次寶貝似地將它安置于布包內,仔細包裹好,再警惕翼翼地放進懷中。

    “閣下可知何人欲竊你財物?”路云初有點猜不透了。

    對于這個問題,潘如齊卻是一臉懷疑不解。

    若照上午在拍賣行的競拍形勢看,與他爭得最勉勵的便是王友財。但那王友財本也是富貴之人,不至于施如此下三濫手段來竊取。

    且那王友財非修煉之人,即使他手下有修煉之人護院或為其找事,其功法修煉境界也未必能回避過剛才自己使出的那招大火球。

    但潘如齊并未打算深究誰人要竊取他的財物:“在下來落花城只為這石榴石發簪。本打算明日一早再出發回浣夜島,如此看來,此地已不可久留。”

    “路兄弟!”潘如齊再次向路云初作揖,并改稱呼為“兄弟”,顯然已不把路云初當作外人:“在下可否懇請一事?”

    還未待路云初作答,他便急急地說出他的懇請:“路兄弟可否將在下送至城外的傳送石?在下想即刻出發返回浣夜島。”

    路云初看看被自己踢壞的房門和黑袍人撞壞的窗戶,對潘如齊說:“可以!這門窗你賠。”

    他不是不想承擔,只是他沒錢承擔了……

    潘如齊聽完哈哈大笑起來:“沒想到路兄弟如此爽直!這門和窗應當由我來賠于店家!”

    當下潘如齊收拾了行禮,往樓下退了房,再照客棧的估價賠了門窗錢。

    出了新悅客棧,路云初特地走到那窗戶下的街上,想看看黑袍人在跳落窗戶后有沒有留下蛛絲馬跡。只是惋惜,仔細視察半天,并沒有找出什么有用的線索。

    由于潘如齊并非修煉之人,路云初便沒有帶他瞬間移動。

    瞬間移動施法過程中,會產生極大的氣場壓力,這種壓力對于沒有法力護身的普通人會有極大的身材損傷。

    當初他將他的姑娘從落花湖救起,只想到讓她不要再裸露在那些異性不懷好意的眼神中,情急之下才帶她瞬間移動到北山。

    幸好他的姑娘并非普通人……

    二人一路走著聊著。

    浣夜島為瑪法大陸東南部浣夜海上的一座小島,浣夜海里以生產浣夜珠馳名。

    普通浣夜珠可磨成細粉,或用于調制女子胭脂水粉,可使女子皮膚細膩光潔;或用于內服,調理女子生理性能,養血美顏。

    極品浣夜珠非但有普通珠子的功效,若隨身攜帶可起到避水的功效。只是極品浣夜珠卻是極難打撈到的。

    這潘如齊便是浣夜島上一介著名看的富商,重要以打撈浣夜珠,并將其出賣至瑪法大陸各地為生。

    潘如齊與其娘子本育有一子。兩年前,剛剛成年的兒子帶著幾名打撈工人出海,卻再也未回來,從此生逝世未卜。

    從那之后,潘如齊的娘子日日坐于海邊等候愛子回來,由于過度,再加上日積月累受海風侵襲,身子逐漸衰弱,三個月前竟已臥床不起。

    潘如齊與娘子恩愛夫妻近二十載,愛子失落已讓他痛不欲生,再看娘子身子日益垮掉,更是讓他痛覺人生無常。

    前些日子,落花城即將拍賣千年石榴石發簪的消息傳至浣夜島。

    他早聽聞極品石榴石對普通人有強身健體的功效,且這次還是一塊千年極品石榴石,其功效愈甚于平常。因此這才趕到落花城參加此次拍賣,只想著為娘子拍下這枚發簪,期看著能助娘子早日康復。

    溫文爾雅的潘如齊說完這些,那雙眼睛早已濕潤:“我縱有萬貫家財又如何?不能保家人健康平安,這一生亦是枉然!”

    路云初聽完,心坎唏噓不已。

    他無親人,甚至連前十五年的記憶都不存在。幸好他還有師父與師姐妹,嗯,現在他還有他的姑娘和他的小豬。他必定會掩護好他們……

    二人于落花城的深夜緩緩走著,聊著。半個時辰后終于走到城外的傳送石。

    潘如齊看著傳送石,知道與路云初的分辨在即:“路兄弟,若不嫌棄,日后你我兄弟相當可好?”

    從潘如齊看待家人的態度,路云初便知其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當下抱拳尊重稱道:“潘兄!”

    潘如齊聽得這聲“潘兄”,竟激動得再次熱淚盈眶,連聲應答:“哎!哎!”

    隨即喃喃著:“真好!潘某人本日多了一個兄弟,潘某人本日多了一個家人!”

    路云初看他如此,心里也是感嘆萬分,他又何嘗不是從此多了一個家人呢?

    潘如齊臨傳送前,忽然塞給路云初一個小布包,還不待他反響,便已轉身開啟傳送,只留下一句話:

    “好兄弟,我知你看不上這些身外之外。這是為兄送與你的見面禮,你且留著作個紀念吧!”

    路云初看著潘如齊被傳送消散的身影,靜默半響。

    終極打開手里的布包,只見一顆如鴿子蛋大小的浣夜珠在黑夜中熠熠生輝。</div>請記住小說我不是靈寵 最新章節 第64章 潘如齊網址:http://www.rigouh.tw/0/3/13467776.html

新快3是骗局么